我叫罗银艳,今年27岁,2017年进入安徽固镇县任桥镇民族中学任教,而我的家乡在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古蔺县马嘶苗族乡茶园村。

我丈夫在福建当兵,今年春节,我带着孩子去陪他过年,但疫情打乱了我们的返程计划,我一直滞留在当地。这段时间,我基本都是一个人照顾孩子。

课下,我经常找学生聊天,希望成为他们的朋友。有时我会让学生写写自己的心里话,内容不限,可以是写给老师的教学建议,也可以谈谈自己的学习生活状态。

对于个别成绩不好的同学,我觉得要从基础抓起,耐心讲解。曾经有个同学在一次考试时,抄了别人的答案,但我没有批评他,只是和他讲道理,让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对。

口述: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任桥镇民族中学教师 罗银艳 整理:记者 王海涵 王磊

后来他对我说,罗老师,您是一个负责任、关心学生的好老师。班级里很多同学因为您的教学方式,开始认真学起了数学、化学。

眼下,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疫情早日结束,学校开学了,我就又能见到班上那群可爱的学生了。

有学生告诉我:“老师,虽然上课时,您的儿子会哭闹,但我们没有不耐烦,而是心疼您、感激您,我们都把您的儿子当成‘小学弟’呢。”还有一个女生对我说:“毕业后,我想成为一名像您这样的教师。”

(责编:何淼、曹昆)

3月2日,学校开始线上教学,我备好了教学白板、记号笔等物品,准备直播。可烦恼随之而来,我儿子才5个半月,离不开人,这可怎么办?

学校一些教师兼着两三门课,工作量大,但大家毫无怨言。比如,我有一位女同事,她患有比较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但她从未缺过一堂课,还坚持去一所小学支教。

平时,我会尝试一些接地气的教学方法。我喜欢分组教学,同学们可以在组内讨论新知识,相互督促、巩固知识。我会给学生发小五角星作为奖励,还会带他们一起看励志电影。

校长鲍杰也是我敬佩的人。他每天坚持早上6点到学校,晚上10点以后才回家。他常告诉年轻教师:“我们要用心、用真诚来教学,尽力为这群孩子做点什么。”

我是学校仅有的两名化学教师之一,而且带的是初三毕业班,学生的学习耽误不得。我想了想,索性在上课时,将儿子背在身上。

我们在这里“青听”民族教育一线的声音,欢迎投稿:zqbmzjy@163.com

我们的学校固镇县民族中学现有学生306人,几乎全部来自农村家庭,还有部分回族、彝族的学生。很多学生刚进来时基础薄弱,但毕业时,他们的成绩都会“冒上来一大截”。近年来,学校的教学质量和成绩在县里始终“排得上号”,而这离不开教师们的默默付出。

连续两年,我带的初三毕业班的化学成绩在全县位居前列。

我一周上4节数学和4节化学网课,化学课是3个班一起上。我白天上课,晚上批改作业,把孩子哄睡着以后,还要抽空备课。虽然有时会有些累,但每次看到学生听懂课后,在评论区发来的一串串“1”(1表示听懂,2表示没听懂),我感到特别欣慰。

化学课上,我会充分利用实验激发学生的兴趣。每学年第一堂课自我介绍时,我都用“会隐身的字”这个妙招。我先用无色的氢氧化钠溶液将名字写在纸上,然后再喷酚酞试液,名字就会变红,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