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注:本文系猎豹全球智库向猎云网投稿。商场被誉为实体经济重要的晴雨表,在整个疫情期间,疫情的席卷是如何影响人们的线下消费?“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告诉我们答案。全国商超客流下降严重,商场日场均降幅超60%。疫情重灾区武汉客流峰谷最大降幅下降94%。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一些餐饮、影院、商场、酒店等企业陷入困境的声音不绝于耳,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也还不可预估。

三、商场“晚高峰”消失,中午11点前及下午5点后可错峰采购

猎豹全球智库建议,在疫情防控期间,可以选择“错峰”去商场,比如在10:00-11:00,17:00以后的时间段完成采购。

在逛商场的客流中,我们还能够借助“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的大数据看到顾客口罩佩戴率的相关数据。

武汉与上海的情况也大致相同。

武汉的变化则更为显著,1月23日之后,全天几乎没有高峰可言,其客流更为分散和稀少。

可以说,1月24日的除夕正是全民转入抗疫一个标志性时间节点。1月24日之后,除武汉外,其他城市商场客流有一个相对较缓的下降过程,这反映出其他城市对疫情的认识有一个加深过程,这与武汉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

将德阳与同为四线城市的宝鸡进行对比,更能发现,疫情期间,超市的热度远高过综合商场。

当然,更重要的启示是,在本次疫情中,一些冲锋在前“不怕感染、也不会被感染”的疫情防控协作机器人,以及自带“大数据”功能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它们所代表的超前技术和商业变革,让我们看到人类在面临“黑天鹅”时,将拥有更多的可能性与主动权。

含有“超市”关键词的交互内容明显上升。

疫情中心武汉尤其值得关注。猎豹全球智库发现,至1月13日以来,武汉消费者佩戴口罩的比例呈现明显上升趋势,特别是在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布新型冠状病毒可人传人后,这一比例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升。

从图中可以看出,在统计的33个城市、722家商场日场均客流总数据中,1月18日几乎是所有城市商场客流的高峰,自此之后呈现下降趋势。

随着逐步的返程、复工,这个数据可能会有更积极的表现。猎豹全球智库也会在后续的报告中继续跟踪这一数据。

比如宁波和长沙的情况:

3、疫情爆发后,商场客流平均口罩佩戴率最高的城市是上海,达98.2%;沈阳、德阳、广州、武汉紧随其后,都达到了97.5%以上。但随着抗疫时间的延长,疫情中心武汉商场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有一些波动,其他城市也有类似情况,我们需要警惕“松口气”的商场顾客。

我们选取了几个重点城市,宁波、成都、杭州、武汉、西安、郑州、重庆、长沙,将这8个城市春节后的商场客流数据进行了对比。可以发现,自1月25日(正月初一)至2月10日(正月十七),疫情防控最严峻的半个月中,商场的整体环境虽然继续趋冷,维持在低位,但客流相对稳定,甚至部分城市出现了一定的回温苗头。

据介绍,截至今年11月末,非保本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4.3万亿元,运行总体平稳。产品结构持续优化,符合新规方向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力度不断加大。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工作稳步推进,目前已有14家银行获批设立理财子公司。

猎豹全球智库根据“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的大数据分析,自2020年1月13日至2月10日,武汉部分商场日场均客流趋势如下:

可以看出,无论是上海还是武汉,以往从11:00-20:00的均处于高位的客流人数,特别是12:00-13:00、18:00-20:00的客流高峰,但这一情况在疫情爆发后,出现了明显变化。以上海为例,1月23日、24日之后,从13:00-14:00开始,客流呈现下降趋势,没有了“晚高峰”,客流主要集中在11:00-14:00。

具体到商场,它要恢复往日的娱乐性繁华还需时日,毕竟当下人员密集、流动量大的商场依旧是防疫的关键场所。

二、钟南山宣布病毒人传人,武汉客流口罩佩戴率大幅上升,但需警惕“松口气“的顾客

此外,德阳是一个特殊的案例。与其他城市更多部署在综合性商场不同,豹大屏在德阳部署的场景主要是超市,特别是当地最大的蔬菜超市,满足日常生活刚需,客流相对集中。因此我们也将德阳纳入其中进行对比。即便如此,德阳的数据在2月10日时也比1月20日增长了1倍。

数据说明:停业商场占比为豹大屏入驻商场的停业比例

其中,上海上升了33%,北京上升了100%,广州和深圳分别上升200%和300%;疫情中心武汉,顾客在2月10日和机器人交互中含“超市”的占比,是1月20日的15.5倍。

5、超市的热度远超商场。疫情爆发后(2月10日)武汉顾客对机器人 “超市”的咨询量是疫情开始时(1月20日)的15.5倍;这一数据在北京、广州、深圳分别增长1倍、2倍和3倍。

五、2月7号后宁波、长沙等部分城市商场回暖,防控仍不可放松

在北京,以往客流量的峰值主要在 12:00-14:00 和18:00-19:00的时间段,呈现双高峰的态势;1月23日开始商场客流虽然有所下降,但11:00-18:00之间人群还是比较集中。不过1月24日除夕后,17:00之后就出现快速的下降。此后,逛商场的人逐渐分散,“晚高峰”消失,相对而言下午5点前人员仍比较集中。

从1月20日至2月10日整体的商场客流数据中,我们发现,平均口罩佩戴率占比最高的城市是上海,达到98.2%;其次是沈阳、德阳、广州、武汉,口罩佩戴率都达到了97.5%以上。总体上看,疫情形势严峻之后,各城市的商场客流口罩佩戴率都比较高,均在95%以上,青岛商场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最低,但也达到了95.2%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武汉商场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比较高,却在2月1日之后有了一些明显的波动,作为疫情防控形势最为严峻的城市,我们还是建议武汉商场的顾客仍然要重视自我防护,为自身安全着想,不能掉以轻心。

从商场停业数来看,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商场停业比例远远要小于西安、长沙、武汉、重庆、郑州等,猎豹全球智库认为,除了北、上、广、深对经济的重视程度以外,西安、长沙、重庆均为疫情重地湖北的周边省市,防疫力度明显较高,西安和长沙客流的大幅下降很大程度是因为商场停业。

一、疫情爆发,全国商场客流降幅超60%,武汉最高下降94%

四、武汉顾客咨询“超市”次数增长15倍,采购重点转为生活必需品

武汉作为本次疫情最严重的城市,其数据极具代表性。

数据说明:日场均客流(未排重)=营业商场总客流/营业商场数

以往,靠着人工记录的手段,这些难题均难以准确回答;如今一种新型的智能商场解决方案——“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则可以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告诉我们答案。

据了解,目前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已经在全国33城、722家商场部署5000多台智能服务机器人豹大屏,除了能够7*24小时招揽客流、与顾客互动咨询、推荐商品和商户、影响顾客购物和消费决策,它的人脸识别、语音交互、客流统计等技术还能积累大量的商场数据,帮助商场进行管理和决策。在疫情期间的这份商场“大数据热力图”,不仅可以看出当下商场运营最真实的情况,更是当下线下实体经济一个重要的写照。

从中可以看到,北京、杭州、郑州在1月20日至2月4日之前,商场客流的口罩佩戴率在上升的同时,持续维持在高位,但之后的杭州和郑州的数据都有一定波动。这或许只是个例不具代表性,但在“漫长”的抗疫过程中,特别是疫情防控进入到关键时刻,不断有积极消息传来之时,诸如商场这样的人员相对密集和流动性大的场景,商场中的顾客仍然不能放松警惕,需要时刻绷紧自我防护的弦。

能够看到,主要部署在超市的德阳和部署在综合商场的宝鸡,数据大为不同。德阳的客流虽然也出现了较大的下降,但仍然保持一定流量。而宝鸡的部分商场则在1月28日之后暂停营业,不再有客流数据。

“总的方向就是为人民群众提供更丰富的投资理财选择,为资本市场增加更强大的资金来源,为企业创新发展营造更好的金融环境。”黄晋波说。

此外,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在2月7日之后的数据也有抬头的趋势。

黄晋波在银保监会近期重点工作通报会上表示,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发布实施后,银行理财业务按照监管导向有序调整,呈现出稳健和可持续的发展态势。

猎豹全球智库认为,这一交互内容的变化说明,在防疫抗疫过程中,商场的休闲娱乐消费远比日常生活消费更加惨淡。人们在这个时候来到商场,更多是为了生活必需品的采购,而非平日里的“逛吃”经济。

1、全国商超客流下降严重,商场日场均降幅超60%。疫情重灾区武汉客流峰谷最大降幅(日场均最低点比最高点)下降94%,一线城市上海、广州、北京最大降幅超80%。疫情相对严重的重点城市中,杭州、郑州、西安和长沙商场客流最大降幅均超过95%,其中长沙达98%。

他表示,银保监会始终要求银行严格落实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的规定,规范开展理财业务,对于存量业务的处置,严格制定整改计划,按进度扎实有序推进。

从商场营业时间看,各城市商场日均营业时间在春节之后均有缩短,一线和商业相对发达的城市,缩短的时间较少,在两个小时以内。其中上海缩短了1.6个小时,北京1.2个小时,广州1.8个小时,深圳1.5小时。武汉节前的营业时间较长,节后相对而言也不短,缩短了2.2个小时。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疫情对于商场的影响不仅体现在客流量下降,营业时间缩短,还体现在人们逛商场的目的。我们通过几个代表城市——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武汉和德阳,在疫情形势严峻之初的1月20日和疫情防控进入关键阶段的2月10日,顾客与机器人交互内容发现:

全国33个城市部分商场的总体客流趋势与武汉的数据基本一致。

除武汉之外,各城市商场客流断崖式下降时间节点在1月24日(除夕),单日客流下降基本都在45%以上(一线城市上海和广州稍少)。除了疫情发展外,除夕更多人在家准备过年也是影响商场客流数据的一个原因。

“工作中,我们注意到部分银行反映的理财业务存量处置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按照资管新规补充通知精神,过渡期结束后,由于特殊原因而难以处置的存量资产,可由相关机构提出申请和承诺,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采取适当安排妥善处理。此外,我们也在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是否对相关政策进行小幅适度调整。”黄晋波说。

不过,危机的另一面永远存在着机遇。在2003年“非典”后,中国迎来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的17年,商场也由原来单一的百货店变成了如今线上线下协同,更加强调沉浸式体验的生活方式中心;可以说,如今面对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我们无论在信息技术、生活娱乐上都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权。

自1月18日以来,武汉部分商场客流即呈现下降趋势;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到访武汉后宣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商场客流数据下降趋势更加明显;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商场客流数据呈断崖式下降,客流环比下降71%;此后直到2月10日,武汉部分商场的客流数据相对平稳,但最低点相较于其高峰时期,下降幅度达94%。

数据说明:日场均客流(未排重)=营业商场总客流/营业商场数

一线城市上海、广州、北京客流峰谷最大降幅超过80%,深圳更是达到了90%,疫情重灾区武汉则是94%。但这还不是降幅最大的城市,新一线城市杭州、郑州、西安和长沙商场客流最大降幅均超过95%,其中长沙达98%。

说明:数据仅代表豹大屏可采集范围内数据所体现的各城市情况,不代表各城市疫情期间的总体情况。

数据说明:日场均客流(未排重)=营业商场总客流/营业商场数

商场被誉为实体经济重要的晴雨表,在整个疫情期间,疫情的席卷是如何影响人们的线下消费?真正的全民“防疫”又始于何时?从热闹非凡到门可罗雀,商场的客流在不同城市经历了怎样变化?又在哪些地方开始出现回温?

疫情期间,商场客流的高峰时间段也有了显著的变化。

4、疫情中,商场“晚高峰”消失,客流峰值多在11点到15点的时间段,很多商场从15点开始客流出现缓慢下降,但17点前的客流依旧相对较多。“错峰”采购可在17点之后,或者11点之前。

到底降幅有多大?我们将几个重点城市的客流降幅进行了统计。

实际上,疫情形势发展至今,已经一个多月,对很多人的心理而言,难免会有一些波动。猎豹全球智库发现,随着人们对疫情认识的加深,各城市的口罩佩戴率在1月20日之后都是明显上升的。我们选取了三个疫情形势关注度较高的代表城市,北京、杭州、郑州,对其商场客流的口罩佩戴率变化进行了对比。

这一情况也大致符合“猎豹移动AiM商场豹大屏网络”反映的其他城市商场境况。疫情中,商场“晚高峰”消失,客流峰值多在11点到14点之前,很多商场从15点开始客流开始缓慢下降,但17点之前的客流均相对较多。

说明:数据仅代表豹大屏可采集范围内数据所体现的各城市情况,不代表各城市疫情期间的总体情况。

6、2月7日之后,宁波和长沙的商场客流明显回温,而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也有了类似迹象。随着更大范围的返程、复工,商场客流或许正在逐步恢复,但由此看出疫情防控仍不可掉以轻心。

2、宣布“封城”的1月23日,武汉商超客流出现疫情期间单日环比最大降幅71%。1月24日的除夕是全民转入抗疫斗争的标志性时间节点,除武汉外,各城市商场客流在除夕后才出现断崖式下降,单日环比降幅在45%以上。

这场疫情防控之战短时间内难以结束,对商场的影响还会继续。但我们从一些大数据中还是发现了相对积极的一面。

时至今日,疫情防控之战仍在持续,疫情对线下实体经济的影响正在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