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大家所熟悉的临床医生,还有一群人,也在跟病毒争分夺秒,他们就是检验人员。

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几乎是与病毒“零距离”接触,但这个工作是确诊患者是否感染的最快速有效手段,对早发现早诊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抗击疫情的一线战场不可或缺的“利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借新还旧,陈颖贤还花费巨资在外投资了水产公司,但结果生意惨淡。

当时,陈颖贤称向其借款用于企业,一部分借给了叶某强、叶某辉两兄弟和禺城水产公司。不过,从2015年2月起,陈颖贤未能按约定支付利息。

伪造“过桥”业务资料,连房产证都是假的

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检测病例样本是关键一步。

陈松是浙江杭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检验科的主任技师。1月30日晚上9点,临近下班的他接到领导的支援通知。他立即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就直奔西湖区疾控中心。

同时,温州海事局立即通报温州市农业农村局协调附近渔船前往救援,并协调温州港口服务公司、苍南华润电厂、搜救志愿者队伍“温拖5”“苍保1号”“东海166”等社会力量参与搜救。

杭州市疾控中心卫生检验中心主任汪皓秋,是杭州最早接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检验人员之一。他从收到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样本开始,就身先士卒进入实验室开展检测工作,逐一排摸解决风险点。

“华夏68”轮11名船员弃船逃生获救。温州海事供图

在汪皓秋的带领下,市疾控中心18人组成的检测队伍主动放弃春节假期,24小时与病毒近身交锋,平均每天完成200多份样本检测。

2月10日早晨六点。在浙江杭州的西湖区疾控中心PCR实验室待了一夜的陈松结束了当天的工作。

“华夏68”轮航经南麂岛西南水域遇险,船舶进水倾斜。温州海事供图

2014年,陈颖贤以7000万元的价格成为禺城水产公司的幕后老板。据证人朱某菁(禺城水产公司出纳)证言显示,何某萍是禺城公司法人,其的农商银行账户用于禺城公司现金补贴、日产开支、还贷等,禺城公司生意一般,流动资金只有两百多元。

2.人员要求高——PCR上岗证。进入PCR实验室,需要经过从基础理论、实验原理、规范操作、质量保证到注意事项等规范的培训,并获取PCR上岗证。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刑事裁定书显示,广州农商行东湖洲支行副行长陈颖贤,以高额利息为诱饵,虚构帮客户做转贷业务(俗称“过桥”)需要大量资金周转为由,骗取64名集资参与人款项共计人民币6.017亿元、港币33万元,已支付本息人民币2.894亿元,造成集资参与人实际损失人民币3.123亿元、港币33万元。

据陈颖贤供述,其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严某华、苏某霞、何某萍、李某雄、何某静他们帮其转账,其每月给他们每人4000元。他们知道自己账户有大量资金流转,但不知道账户用于“过桥”的转账。

2020年3月19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作出(2019)粤01刑初246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陈颖贤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追缴被告人陈颖贤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12万元、港币33万元,按比例发还各集资参与人;不足部分,责令被告人陈颖贤退赔。宣判后,被告人陈颖贤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阅案卷材料,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方式进行审理。

最终,今年7月6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理由和意见,经查与事实、法律不符,不予采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令人吃惊的是,陈颖贤被抓的过程也颇为神奇。

面对连日来的高负荷工作,他们说,无论在何时何地,所有检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让患者尽早确诊,及时治疗。只要疫情不解除,他们和战友们就会一直坚守在检测岗位。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陈颖贤违反金融管理法规,在明知其本人不具备募集社会资金条件的情况下,虚构办理银行过桥业务的事实,向客户、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宣传、募集资金,并使用虚假的证明材料,使集资参与人陷入错误认识而投入资金,最终导致巨额经济损失无法挽回,具有明显的非法占有的故意。对此,证人证言、集资参与人证言及上诉人供述均予以证实,证据能相互印证。陈颖贤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集资参与人财产所有权,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

接报后,温州海事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调派海巡执法支队“海巡0761”“海巡07691”、鳌江海事处“海巡07690”火速赶往现场救援,通过VTS发布航行安全信息,点对点协调附近过往船舶前往救援。

他们虽然不直接接触患者,但幕后的工作同样面临危险。不仅要对感染者或疑似感染者的样本进行各种分析,还要对检验过程中产生的高危险废物进行后处理,以保证生物安全。

据另一集资参与人叶某辉陈述,2013年8月间,农商银行东湖洲支行副行长的陈颖贤说银行部分客户因办理银行贷款需要资金过桥(即先还后贷),向其借款用于资金周转。其多次共向陈颖贤借出人民币2300万元、3400万元,月利息2%。2013年12月至2015年1月,陈颖贤共归还了本金1000万元。

女副行长骗取64人超6亿

2018年12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陈颖贤犯集资诈骗罪一案,28日作出(2016)粤01刑初31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陈颖贤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12日作出(2019)粤刑终279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将案件发回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于同年8月27日以穗检公二刑补诉[2019]27号补充起诉决定书提出补充起诉。

会后,全系统各基层单位党政主要领导按照学段分为四个组,围绕2020年河西教育工作要点,就如何巩固优势、提升品质,在加强干部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深化教育领城综合改革、发展素质教育、校(园)特色发展、办学机制创新等方面进行深入研讨。

每个动作都要慢慢做 整个过程要五六个小时

经审查,陈颖贤共骗取邓某文、王某权、何某萍等64名集资参与人款项共计人民币6.0169亿元、港币33万元,已支付本息人民币2.894亿元,造成集资参与人实际损失人民币3.123亿元、港币33万元。

2014年底,禺城水产公司曾向银行借款9000万元,其中2000万元被陈颖贤用于支付借款的利息和本金。截至案发,禺城水产公司还欠银行8000多万贷款本金尚未偿还。

汪皓秋说,与其他常见病毒检测不同,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有“五高”的特点:

平均每天完成200多份样本检测

“华夏68”轮11名船员弃船逃生获救。温州海事供图

5.体力耐力要求高——整个实验过程基本需要4小时,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装备,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到1个小时就汗流浃背;呼吸防护面罩一层水汽,会有缺氧感觉;再加上隔离区只可以人和样本进去,扩增时漫长的等待,其间不能吃东西、喝水、上厕所,这些对于检验者的体力耐力无疑是多重考验。

据集资参与人冼某兰陈述,2006、2007年间,陈颖贤以马某活和何某红位于番禺区沙湾镇德宝花园5街房产,侯某强和林某媚位于番禺区市桥街西环路富图花园15街3巷的房产,蔡某醒和吴某初位于番禺区东环街富豪山庄富景苑8街的房产,冯某堂和周某喜位于番禺区沙湾镇德宝2街的房产作为抵押物,向其爸、其姐借钱,并出具了出售上述房屋的委托书、公证书。

每次他都需要做好三级防护,先消毒,戴上医用手套,再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穿戴好N95医用口罩、护目镜、帽子、鞋套,“全副武装”进入PCR实验室。之后进入实验检测流程。

杭州市疾控团队也完成了杭州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病毒全基因组测序,并提交国家基因组科学数据中心和GISAID数据库。

2015年4月起,陈颖贤未按约定支付利息,其也需要资金周转,便要求她归还借款本金,但她均以用于过桥客户的借款未审批为由拒绝归还。为此,其要求陈颖贤将使用其借款的客户过桥的债权凭证交给其保管,陈颖贤给了韩某东等7名贷款客户资料给其。2015年6月26日,其与陈颖贤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将上述7人的《借款合同》项下的合计本金565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等债权整体转让给其,用于抵销她欠其的4720万元借款本息,之后陈颖贤将这7人签订的借款合同、收款收据、银行转账流水等原件及联系电话交付给其。其向农商银行查证,这7人均为贷款客户,但其通知这7人有关债权转让确认手续时,上述7人均表示没有向陈颖贤借过款项,也没有与她签订借款合同、收据,也没发生上述款项的银行转账,上述债权资料全部是陈颖贤伪造的。

3.检测风险高——直接对病毒核酸进行提取、扩增。检测过程中,样本的开盖,核酸提取的震荡、离心都有可能产生气溶胶,有感染的风险。

1. 场地要求高——PCR实验室。标准的四区分隔和气流控制:试剂准备、标本制备、PCR扩增检测和扩增产物检测四个独立的实验区。每个独立实验区设置有缓冲区,同时各区通过气压调节,使整个PCR实验过程中试剂和标本免受气溶胶的污染并降低扩增产物对人员和环境的污染。机械连锁不锈钢传递窗保证试剂和标本在传递过程中不受污染(人物分流)。

与会人员纷纷表示,要将本次会议精神落实到年度工作中,结合本单位实际制定好2020年工作计划,并充分利用假期时间组织广大教职工进行思想政治和业务学习,增强共识、共谋发展,为做好新一年度的各项工作奠定基础。

今天,就让我们通过两位检验人员,走近这把“抗疫利剑”!

宣判后,被告人陈颖贤不服,再次提出上诉。其上诉称: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没有虚构办理过桥业务取得借款。与受害人是多年朋友,资金往来是为了赚取利差,没有虚构借款理由。对一审认定的损失数额有异议,一审认定的损失数额与事实不符,本人名下有房产,有还款能力。

不仅仅是债权资料,陈颖贤也在房产证、公证书等资料上做了手脚。

新冠病毒检测有“五高”特点

陈松说,在检测工作中,准备工作是最不简单的——

12月16日14时46分,温州市海上搜救中心接报,“华夏68”轮载运砂石从福建开往上海途中,航经南麂岛西南水域遇险,船舶进水倾斜,有沉没危险,船上11人弃船登上救生筏,急需救助。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陈颖贤于2005年至2015年6月在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东湖洲支行工作期间,虚构帮客户做转贷业务(俗称“过桥”)需要大量资金周转为由,提供虚假的房产资料作抵押,许诺给予集资参与人1.3%-3%不等的月利息,骗取集资参与人的借款。值得一提的是,事实上,陈颖贤收到集资参与人借款后,并未将款项用于办理银行“过桥”业务,而是大部分用于偿还借款和利息,小部分用于收购、经营广州市禺城水产有限公司。

经全力组织搜寻,当天15时40分,11名遇险船员被全部安全转移至过路商船“永丰达68”;16时05分,11名船员被转至“海巡07690”艇;16时20分,遇险船舶“华夏68”轮沉没;17时30分,遇险船舶“华夏68”轮只剩船头桅杆露在水面上;17时55分,11名船员全部被安全转移至陆地温州鳌江海事处。

一夜最多做74份样本检测

至此,前期搜救行动基本结束,接下来,温州海事局将做好事故调查并督促船东做好沉船打捞等后续处置工作。(完)

4.防护要求高——个人防护必须按照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个人防护要求进行。

“每个动作都得慢慢做”

为了让医院在送出病毒样本后12小时内得到检测结果,西湖区疾控中心连同杭州市属医院的增援力量在内,共有9名检验技师分3个小组,日夜轮岗,全力保障检测效率。

2015年4月,陈颖贤又向其借款20万元。至今,陈颖贤尚欠本金4720万元未归还。没有签借款合同,只有写借据和收据。其通过农商银行账户转给陈颖贤指定账户的李某雄农商银行7766账户,2015年4月28日借款20万元是打入严某华农商银行9985账户。

“我在实验室里的每个动作都要慢慢做,不然动作幅度一大,本就包裹在防护服中的身体热量会散发,防护镜就会染上雾气,会导致检测工作无法准确进行。”陈松说,每次检测下来,整个人都精疲力尽。基本上,每做一批实验检测,从样本接收登记、实验环境准备、个人防护装备到实验检测及废弃物无害化处理,整个过程需要五六个小时。

2015年4月开始没收到利息,7月份其去房地产交易中心查询,才知道上述房产证是假证。期间一直有借有还,至今她还有7笔借款共1655万元未还。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陈颖贤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陈颖贤的违法所得人民币3.12亿元、港币33万元,按比例发还各集资参与人;不足部分,责令被告人陈颖贤退赔。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据陈颖贤供述,其从来没想过要逃跑,如果要逃跑早把名下的物业转移了。名下的房产都是用我的工资收入购买的,商铺和三间屋都抵押给银行了,昊龙花园抵给了农商银行,剑桥郡抵押给了东亚银行,商铺抵押给了南沙工商银行(总行)。“2015年7月6日11时许,我驾车接了汤某莲去到一个公交车站,被一群被害人发现,他们情绪激动,围着不让我走,要我还钱,还砸我的车,我自己打电话报警但是忙音,汤某莲打电话让她朋友帮忙报警。后来警察到场把我与被害人带到桥南派出所,之后我就被刑事拘留了”。

令人疑惑的是,陈颖贤是如何做到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持续诈骗的呢?如何运作6亿资金的呢,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这个夜班,他和同事一共做了43份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样本的核酸检测。“不算多,最多的一次做了74份。”

值得一提的是,陈颖贤被抓的过程也颇为戏剧,2015年,被告人陈颖贤驾车接人去公交车站时,被一群被害人发现。当时,被害人情绪激动,还砸了陈颖贤的车。陈颖贤主动报警未果后让她朋友帮忙报警。随后被刑事拘留。

为进一步快速准确规范处置,市疾控团队迅速对辖区有资质的实验室进行了相关培训和督导,目前5家实验室已成功开展疫情样本检测。

据刑事裁定书显示,陈颖贤,女,1975年8月31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本科,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因本案于2015年7月6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2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据陈颖贤供述,其1995年入职农村商业银行,2012年担任番禺石基东湖洲支行副行长,因为编制问题,该行命名为南沙支行。2003年开始负责信贷业务。

据集资参与人李某恒陈述,2008年,陈颖贤任南沙支行信贷部主任,她说手上的客户有资金需求,这些客户在银行申请的贷款不能马上审批发放,让其以每月1.5%的利率借款给她,她再借给客户,她从中赚取一点利率。她向其保证这些客户的贷款发放后可收回借款,并保证每月支付利息,并保证只是向其一人借款,风险在可控范围内。之后,其多次借款给她,她都能按时支付利息和归还本金,其也逐步信任她。2010年起,陈颖贤将利息提高至2%,吸引其继续借款给她。

只要疫情不解除,就一直坚守!

上海市卫健委网站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