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济南3月20日电 (记者 梁犇)3月20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彭博寻衅滋事案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20年1月6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彭博犯寻衅滋事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11年12月以来,被告人彭博任山东济南润丰农村合作银行(以下简称润丰合行)监事长,后润丰合行等单位合并组建济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农商银行),彭博因职级待遇和未进入济南农商银行领导班子而心生不满,多次通过信访手段谋求职级和职务上的不正当利益。山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以下简称省农信社)、济南农商银行等单位针对其信访事项分别进行了调查反馈或答复,但彭博仍不满意。

这个道歉声明,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出现的类似现象中的当事人所发出的相对诚恳的道歉。编程语言虽为小众范围的语言,但恰因如此,鉴别、判别其原创性,证实或证伪其独创性也相对简单。中科院计算所于1月15日刚刚对外发布其“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编译技术团队自主研发、面向新一代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应用的‘木兰’编程语言体系”,并推出“木兰”开源软件包,立刻就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指出“木兰”的语言编辑器程序图标与用著名编程语言Python生成的应用程序图标完全一致。

好在有了上述道歉,否则,这款号称“专为人工智能教育而生的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编程语言”最终会引出什么样的官司实难预料。好在道歉者吸取了汉芯事件中的造假者买来芯片用砂纸打磨掉原商标图案、印上汉芯标识以充创新的教训,并没有改动Python生成的应用程序图标,而“就是在Python语言外边套了一层壳,还是比较简单的那种,相当于一个接口,连图标都没有改”,这样才使事情变得简单。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彭博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诉讼程序合法,依法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完)

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彭博犯寻衅滋事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济南中院供图

“木兰”也好,“大蟒”也罢,在现实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大蟒”不会因为换了个马甲而有了那些天花乱坠的新功能,“木兰”也不会因为套了层壳就能“反吞‘大蟒’隐其于腹”。为Python加了层壳也是一种工作,但只是简单工作。如果将之说成是具有“语言设计上屏蔽了其他任何一种针对成人设计的编程语言特性,如编程环境调试复杂等,让学生在编程语言学习之初不为细节所牵绊,具有更易理解、易于学习、易于阅读、易于维护等特性”,是“完全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的编程语言,与之配套的编译器与集成开发工具也完全由团队自主实现,‘是我们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编程语言’”,作为专业科研工作者,这就不是简单的夸大。

愿杨文医生安息。愿每一个生命都能得到尊重与善待。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Nexusmods网站下载这款mod试用,看看MUR在苇名城纵横跳跃是种什么样的情形。

伤医、杀医者自有法律的明判和制裁,如何预防下一次悲剧发生,是全社会可以为“杨文医生”们所做的最好的悼念。在医院内设警务工作站、对医闹者实施联合惩戒、严惩所有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行为……全社会也在反思中加紧堵上风险点,不断扎紧对医生法律保护的藩篱。

Python语言的使用,其开发者并没有对此做出什么特定限制,看得懂、用得着的人大可拿来,在尊重开发者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大大方方、踏踏实实地使用。非要将其加上一层壳,而后将其名字改成“木兰”,再加持上什么“自主研发”“核心技术”概念,由此便可实现加壳者真正的目的了。加壳者的目的何在?这也正如报道所说,“木兰”的下载源设于一家名为“中科智芯”的公司网站上,中科智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中科院计算所的孵化企业。既为企业,就要做生意、讲业绩——Python变身“木兰”后,“以‘木兰’为基础延伸的自主研发编程软件、人工智能教材、教学装备现已投入中小学、幼儿园使用。截至目前,‘木兰’应用范围已涵盖中国18个省市共700所中小学”。事情至此,公众自然也就明白了。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只狼:影逝二度专区

“医师职业用它非凡的仁慈区别于其他职业。”医生就是这个世界平凡的英雄,守护生命。无论基于道德还是法律,出于公义还是良知,对医生这个职业我们必须尊重。在社会深刻变革、人们诉求日益多元的当下,任何寻求医患沟通“最大公约数”的前提,必须是先创造安全的医疗环境。

暴力伤医事件虽属个案,但引发的社会之痛不可不察。从长远看,行凶者挥向医生的刀,也刺在整个社会道德和良知的底线上,最后会伤及我们每一个人。毕竟,医生与患者,从来不是“陌客”,而是并肩抗击病魔的战友。如果我们让医生寒了心,让医学生视医生职业为“畏途”,在生老病死面前,谁还能与我们并肩同行,抚慰我们的伤痛?

诚如法律所言,医院是“公共场所”。那么,维护公共之地的秩序和安全,就不能单单靠医院自身,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和全社会都不能置身事外。我们必须认识到,暴力伤医行为不能只看“伤人”这种最极端的部分,要看到暴力递进、转化的过程。此外,我们应重视社会快速发展导致的医患关系变化,尽快在医患之间架起理性沟通、相互谅解的桥梁。和谐的医患关系需要你、我和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以填补人们对医学人文关怀的需求。

“天使原应归桑梓,人间但求无蹉跎!”事件发生后,一位病人家属送来悼念的鲜花卡片,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话。这是人性和人心的明证,是同理心、同情心最温暖的映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两度回应:这个事件不是所谓的医疗纠纷问题,而是一起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我们对任何形式的伤医行为“零容忍”!

暴力伤医的悲剧上演,让全社会为之震撼和悲愤。日前发生在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的暴力杀医事件手段残忍,践踏法律和良知的底线。杨文医生最终伤重不治,令人痛心。

就在不久前,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出台。在这部卫生健康领域的基本法里,多款条文对伤医行为做出明确界定和严厉处罚,还特别规定了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这是一个国家以立法的形式庄严阐明了对医务人员的保护。

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彭博为谋求职级和职务上的不正当利益,借故生非,伙同他人编造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肆意散布,起哄闹事,被多家媒体转载报道,引发网民大量点击、评论,混淆视听,蛊惑群众,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