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大学宿舍本应是学生的家”

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校内所有的食堂和快餐店都变成了“外卖店”。校方发言人里卡多·巴斯克斯说:“大学宿舍本应是学生的家。我们应该为需要待在宿舍里完成春季学期的同学们提供服务。”

有人陷入“噩梦”,也有一些学生感受到了“人情味”。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在敦促有条件的学生安全回家的同时,加州大学的9个本科校区计划向有困难的学生继续开放宿舍和餐饮设施。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我把一些行李搬到了朋友A那里,然后去投奔朋友B,再去找朋友C商量,看能不能转租一套公寓……这是一场噩梦。”他说。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这名中国女生联系了导师,请求导师帮她向学校求情。几个小时后,宾大学生住宿事务办公室发来电邮:“之前你收到的邮件发错了。你可以继续住校。”不过,她的男友没这么幸运,仍然必须在规定时间内离开。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虽然我拿到了助学金,但日子仍然过得紧巴巴。”这名印度小伙对WITF说,“每个月、每一天的生活都要精打细算。住宿舍对我来说,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她在仓惶中打包行李。图书馆关门了,之前借的书无法归还,或许不得不带着一大堆沉重的书离开。冰箱、微波炉都带不走,男友建议她把东西留在学生公寓里。他希望他们以后还能回来,那时东西还在原地。

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的8800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二来自低收入家庭。该校告诉所有困难学生“欢迎留下来”,为贫困生准备了应急资金,并计划继续保障基本服务。对那些回家后没有网络学习条件的学生,默塞德分校表示可以外借笔记本电脑和联网设备。

佩珀代因大学约有1000名学生申请继续住校,其中一半以上是留学生。负责学生事务的副校长康妮·霍顿对《洛杉矶时报》表示,校方将尽力为学生提供安全的临时住所,或者帮助他们平安回家。

“我很恐慌,觉得被压垮了……”这名中国女生说,“我与很多有类似处境的留学生聊过,我们真的很生气、很失望,也很无助。”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副校长助理兼学生事务主任迪安娜·格雷夫斯认为,校方有责任尽力为留学生提供帮助。“离开美国,留学生将面临潜在的健康风险和签证问题。”她告诉《洛杉矶时报》,该校有1184名学生住在校内宿舍,其中约200人申请留下来;约85人获得批准,其中大部分是留学生。

WITF报道称,宾大拒绝就此事置评。其他大学的留学生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因为各校纷纷关闭校园,将课程转移到网上。在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一名哈佛学生将这种政策称作“驱逐令”。

一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读研的中国女生哭着告诉宾夕法尼亚WITF广播电台,她负担不起飞回祖国的费用。日前,该校发布了清校通知,要求所有学生在3天内离校。

“学生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学校却急着网上授课”

“我们做出这些决定,是为了确保学生能获得必需资源,继续安全地学习和生活。”默塞德分校负责学生事务的副校长查尔斯·内斯对《洛杉矶时报》说。

校方通知杰欧马克尽快把授课内容放到网上。“许多学生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学校却急着开展网上授课。在目前的情况下,线上教学实在不是校方该优先考虑的事。”他说,“学校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把课程搬到网上,并要求所有教师立即转身去做这件事,而我们甚至不清楚学生们有没有安全的住所,更别提他们能不能上网了。”

他们向学校申请“破例”,但很快收到了拒信。“满足所有(要求破例的)请求既不可行,也不明智。”校方回复称,只能多给他们两天时间,让他们尽快收拾行李找地方落脚。

“简直是一团糟。”宾大地球物理学教授道格拉斯·杰欧马克告诉WITF,“我不是管理者,但如果我是,我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这名女生和她的印度籍研究生男友面临同样的困境:钱不够买机票,也不够住旅馆。他们原本都住在宾大费城校区的研究生宿舍里,现在却无处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