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生“云演出” 版权问题不明朗在线演艺能否持续免费?

如果说《雷霆战将》、《鹿鼎记》在创作之初以投机之心偏离了正道,实际上,市场和平台无限追求“爆品效应”的心态,也在倒逼电视剧创作铤而走险。

《鹿鼎记》这样一个“基础很不错”的项目,最后却是如此令人失望的呈现,不能不让人惋惜。从《鹿鼎记》制作本身,除了张一山只言片语的描述,“已经往卡通和搞笑上走了,可能表演方式会有些变化,有时会写意一点,不会那么落地,这都是创作手法,人和事肯定是尊重原著的”,其他主创均三缄其口,目前只能理解为一次失败的迎合低龄观众的喜剧化改编。

本报记者 王润 文并图

除了这些官方拍摄与放映,还有不少网友将大量的演出资料放到网络上供大家欣赏和分享,某新媒体公号推送了一期“每个戏剧人都应该看看:史上最伟大的100部戏剧 (附全部视频资源)”的内容,里面包括了古今中外的100部戏剧影像资料。北京人艺官方平台虽然只推出了《北街南院》这一部剧目的免费放映,但是北京人艺的《茶馆》《窝头会馆》《天下第一楼》《雷雨》等,以及国家话剧院的《北京法源寺》《四世同堂》,孟京辉戏剧工作室的《恋爱的犀牛》,台湾表演工作坊的《暗恋桃花源》等热门经典剧目,在网络上都可以看到全剧视频。还有戏迷将包括张火丁在内的大量经典戏曲演出资源放到自媒体平台播放。

提供这些演出版权的央华文化、九维文化等文化公司,都是民营演出单位,疫情导致的停演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和压力,但他们却积极支持和配合保利剧院这样的公益行为,将热门商演的内容提供给大家免费观看,也表达了他们支持抗疫、众志成城的心情。央华文化总制作人王可然表示:“这个特殊的时期,让大家能够在家中也看到好的演出,我们希望能够起到一定作用,这也是戏剧的荣光吧!所以我们选择的也是比较具有经典价值的剧目,体现了我们的一种态度。这些剧目大部分日后还会继续在剧场演出,但我觉得现在的线上放映应该不会对以后的现场演出形成冲突,因为戏剧的魅力还是在现场。”

这些免费播放的演出视频是否会对这些演出日后的商演造成影响?保利剧院负责人表示:“对于演出主办方来讲,我们上线的视频多为经典的、优质的绝版作品,既不会影响到目前正在巡演的剧目的售票,又能对演出主办方的品牌和口碑起到宣传作用。而对于受疫情影响不能正常观演,或因为经济情况、所在城市情况、交通情况等各类原因,之前没有形成剧场观演习惯的文艺演出爱好者来讲,‘云剧院’是非常适合他们的一种观演方式,也会培养和吸引新的观众日后走进剧场观看现场演出。”

文/本报记者杨文杰 

对于这些非官方播放的线上演艺内容的版权问题,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记者了解到,很多内容是一些戏迷、网友将正版发行的影像资料上传到网上供大家分享,因为不是商业用途,只是用于观摩交流,所以大多数并未引起版权方深究。但个别网友播放的一些盗版、摄录内容,则属于侵权违法行为,不应予以传播和支持。

除了在线放映这些经典演出剧目的影像资料,还有一些演艺单位专门制作出全新的“云演出”。“战马时代”从2月8日便在线上推出“坐在家里听世界”音乐会,首场就吸引了约2000人在线观看;而摩登天空和B站合作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更是创下了5天直播100万人次的成绩单;2月29日,由快手和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举办的“良樂”线上音乐会,将原本线下的演出项目搬到了网上,请到了包括坂本龙一在内的世界各地的音乐家在线直播演出,反响强烈;3月7日,上海市虹口区星梦剧院里,观众席空无一人,舞台上的演员们却在尽力表演,台下的工作人员们则戴着口罩忙碌着。这场由演出团体SNH48带来的全新演出,通过免费网络直播的方式呈现给观众;在线观看的观众发送的实时弹幕,也会在演出现场的屏幕上滚动显示,台上演员可以与在线观众进行互动,演出结束时,演员们对着镜头向屏幕前的观众鞠躬。据悉,疫情期间,该剧院计划每周末都为观众进行两场这样的演出直播,满足人们想要欣赏演出的需求。

追求稳赚不赔偏离创作根本

究竟是什么东西,吞噬了创作者的尊严、消耗了演员的艺术生命、浇灭了观众的热情,最终将作品钉在耻辱架上?

比如抗战题材,《雷霆战将》的张云龙和高伟光经过几年经营,比2017年时上升了很多,已是炙手可热的小生;《鹿鼎记》“金庸+搞笑+张一山”本身就自带话题叠加的基因,具备社交媒体话题变现的潜力。至于是否精品,是否超越前作,早已是奢求,现在平台和剧方哪怕收获骂声也是愿意的,注意力经济“爆品效应”日益凸显的当下,就算被骂了,至少也听个响,好过悄无声息。

对赌压力下动作全面走形

近年来在国内非常受欢迎的外国戏剧高清放映,是国外剧院专门拍摄的演出影像,但由于版权方要求这些演出高清影像资料必须在剧院或者影院放映,所以不能随便在网络上进行免费播放。疫情期间,代理这些放映项目的北京奥哲维文化公司也只能取消了全国各地的放映计划。

张一山版《鹿鼎记》是一个相对“神秘”的项目:2019年开机和拍摄期间的公开信息几乎没有,事先毫无征兆地在11月15日当天宣布当晚开播。这种做派在营销先行、严格控评的剧集宣传套路中非常罕见。当然,这跟项目特殊性也有关,金庸剧翻拍本身就是出圈的话题。果然零宣传开播第二天,就引爆了热搜话题,只不过汹涌而来的并非“自来水”,而是淹死人的“口水”。

其实,播出剧的成色几何,电视台乃至视频平台都有预审预判。面对巨大库存积压,《雷霆战将》、《鹿鼎记》这样的作品还能得见天日,也侧面反映了国剧播出环境的悲哀:一方面,中国电视剧创作的基本现实就是,即便能进入省级卫视乃至央视的片库,90%也是导演、剧本、制作都说得过去的合格之作,中规中矩地播出过去就算完成使命;一方面,播出平台面对市场格局和观众新的收看方式变化,急火攻心,长视频的命操着短视频的心,刻意追求出圈、爆品、流量,同量级同题材的作品,能够取得上述效应的元素会被优先选择。

因为得到版权方授权而得以推出的“保利云剧院”项目,则将一系列商业演出资料放到了网络上。第一期包括《北京人》《新原野》《海鸥》《明年此时》等多部央华文化出品的话剧,第二期包括法语音乐剧版音乐会《悲惨世界》、经典舞剧《大河之舞》、《大河之舞2起舞狂澜》等,第三期内容也正在筹备之中。保利剧院负责人告诉记者:“‘保利云剧院’首期上线的视频将近30个,种类多样,包括戏剧、音乐会、大师课和文艺“战疫”几个板块,满足各个年龄段用户的多种观演需求。保利云剧院目前的更新频率是每周一次,这些分类也会随着用户的反馈随时进行调整。每个分类下的剧目首选在项目演出期间大获好评的经典剧目或知名演员的作品,其中不乏一些绝版的高清演出视频,力求让观众获得不逊于亲临演出现场的体验。这些演出视频都是经过主办方或艺术家本人授权播放的,内容上线前,我们都会严格把控版权相关事宜,避免出现版权争议。”

这些丰富的在线演艺内容让无法去剧场的观众感到欣喜和安慰,同时也让重创中的演艺行业依然保持着活力,并且催生出新的希望。“在线演艺”是否能给疫情中的演艺行业带来一些生机?它们对传统的现场演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到底是否应该全部免费?疫情结束后,这些“云演出”“云艺术”又将何去何从?这些伴随新现象而产生的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思考。

但另一方面,国内的剧场艺术普及尚在起步阶段,文化演艺市场的观众基础还比较薄弱,一些演出的水平和质量也有待提高,因此目前演出资源能够进行网络盈利的实际转化率不高。疫情期间的线上演艺大多数为公益行为,线上观演的意义及价值更多体现在社会效益上,而缺乏获得直接经济效益的手段。因此疫情结束后,这些线上演艺将何去何从,还是值得观望的未知数。

整体来看,一方面,互联网时代需要文化艺术行业紧随时代变化,除了作品主题和形式上推陈出新,同时也需要发展多元化的表现方式,线上演艺可以与现场观演形成良好的互补。线上演艺的方式突破了以往现场容量有限的不足,可使覆盖面大大提升,传播范围更加广泛,流量积累的能力及可能性大大提升,观众还可以通过直播平台发起实时讨论与互动。在剧场艺术耕耘更深的欧美地区,在线观演类的互联网产品已经相对成熟,很多演出项目已经实现付费观看。

疫情期间,国家大剧院联手央视网,将《阿依达》《费加罗的婚礼》《茶花女》《卡门》《托斯卡》《塞维利亚理发师》等多部大剧院院藏歌剧放到网络上免费播放;北京人艺也将17年前以非典疫情为背景创作的话剧《北街南院》放到了官方平台上播出;保利剧院不仅在网络上举办“剧院艺术公开课”,还将赖声川导演的《北京人》《海鸥》等多部央华文化出品的商业演出放在了“保利云剧院”上放映;北演演艺也将北演公司历年来的精品文艺演出都放在新媒体平台上免费播放……这让很多观众都感到非常惊喜。一些网络平台也购买了正版版权播放资源,像音乐剧《猫》《西贡小姐》《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演唱会等,都可以在线观看。观众“圣熊”感叹道:“没想到这些昔日票价不菲、一票难求的演出,如今都可以坐在家中免费欣赏了!尤其有些演出已经很难再次在现场演出了,现在竟然能够看到这些珍贵的演出资料,真是太棒了!”

“《雷霆战将》差评发生并不意外。近些年虽然国产剧有好作品,但绝大多数剧都是同一个套路,用流量演员去浮夸地演绎所谓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爽剧,不论是职场剧还是励志剧还是仙侠剧。只不过如今这群人又盯上了革命抗日题材。”来自网友的评论足以反映观众的敏锐和洞察:他们不买账,不仅缘于脸谱化的人物、浮夸的服化道和表演,更是对所谓打着青春化旗号,将偶像化和爽感植入一切题材的反感。

从项目“简历”分析,新《鹿鼎记》本不至于荒腔走板至此:出品方新丽传媒一直是业内有口碑保证的公司,《如懿传》、《庆余年》等IP改编作品也都是获得市场认可的;编剧申捷过往有《鸡毛在天上飞》《白鹿原》等获奖作品傍身,没有“魔改前科”,以严谨正剧创作为主;张一山通过《余罪》已经证明了演技实力并且观众缘不差;导演马进跟他合作过《春风十里,不如你》……

平台急火攻心倒逼创作铤而走险

其实,从2019年开始,市场就能明显感受到观众喜好的转向,例如偶像剧套路被更为极致地用于甜宠剧,这一细分剧种满足了部分观众的心理需求,发展不错,而在甜宠剧之外的题材,包括年轻观众在内的审美逐渐对爽剧审美疲劳,更加倾向于真实、厚重,近来的爆款剧《小欢喜》、《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莫不如此。

《雷霆战将》是2017年的旧剧。当年的大环境是,视频平台资本2015年进入行业形成的风口开始消退,电视剧的投入资金、产量都进入调整期。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项目的求生欲往往体现在:一、题材安全。二、年轻化表达以迎合所谓观众换代的趋势。该剧开机时还叫《亮剑之雷霆战将》,开机发布会上高调标榜的卖点即:“围绕青春、生命、爱情、希望等关键词展开……将更迎合年轻人的审美意识和观念,是一部源于经典,志在超越的青春版’亮剑’。”意图很明显,左手抗日,右手流量,上悬《亮剑》招牌,稳赚不赔。然而,如意算盘错就错在,市场并不拒绝以年轻化的视角去解读经典,但创作最根本的是从内容出发、从人物出发;年轻化的班底、年轻的服化道并不等同于撬动年轻市场。

由于疫情影响,演出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在这种情况下,“云剧场”“云演出”“云艺术”等在线演艺,成了众多演艺机构的应对之策。国家大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保利剧院、北演演艺、央华文化等单位,都将自己的经典演出放到网络上免费播放,一些剧场和演出单位通过免费在线直播的方式呈现给观众“云演出”,很多网友也将自己收集、整理的演出资料放到网络上供大家欣赏和分享……

疫情之后,在线演艺将何去何从?

台上演员空场演出,通过现场屏幕与在线观众隔空互动。

从立项到结果,《鹿鼎记》可谓一个典型的PPT制作法的教训。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新丽在巨大对赌压力下,不得不重量轻质,导致项目失控。这的确是一个不能忽略的背景,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时新丽传媒承诺:2018-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2018年、2019年新丽传媒均未完成对赌承诺。但这样一部所谓的新《鹿鼎记》:沾着改编金庸剧的光,消费着张一山《余罪》的红利,用节奏快到飞起、全靠观众自己脑补人设和情节的倍速改编等手段,自以为是地迎合年轻观众——它真的能缓解其所属公司的压力吗?

对于观众来说,“云剧场”“云演出”虽然无法提供剧场演出带来的不可取代的参与感和现场感,但在疫情期间无法去剧场看演出的时期也聊胜于无。而且由于大多数在线演艺都是免费播出,参与门槛低;有些直播平台还可以提供发送“弹幕”畅所欲言、表达观点等网络互动参与方式,所以也给观众带来了新的观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