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新冠肺炎)为爱驰援武汉 抗疫一线临床医生:我们共渡难关

中新社北京3月17日电 题:为爱驰援武汉 抗疫一线临床医生:我们共渡难关

“和处于内陆的运河段不同,浙东运河宁波段并不仅仅是一条提供水源的河流,用现在的话讲,它更像是一个调节水资源的系统。”张亮解释,长江中下游地区河网密布,对那里的人们来说,如何控制这些“乱无章法”的水,对生产生活至关重要。

当日,包括曹玮在内的四位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医生来到位于武汉的发布厅,向他们“面对面”提问的中外记者却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见面会更是全程使用英文进行。如此形式的交流,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发布会中实属罕见。

“未能提前做准备,就要为失败做准备。”当被问及中国有何经验与世界分享,北京协和医院内科ICU主任杜斌首先指出,在应对疫情时,治疗是重要的,但有效防控更是首先要做到的。“当我们谈到抗击像新冠肺炎这样的传染病时,最重要的就是做好预防和管控。”

最先直面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但杜斌认为,中国抗击疫情的模式和方法并非唯一,新加坡、日本等国都有自己防控疫情的做法。各方皆有所长,也是相互学习的良机。“世界之美源自多样而非同一。”

英语中的医学词汇多复杂拗口,四位奋战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中国医生却用英语对答如流,展现出较高的专业素养。正如这些一线临床医生的“倾囊”讲述,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中国不断地将抗击疫情的实战经验与世界分享。

如若说京杭大运河沟通了黄河与长江流域,将大河文明连成整体,那么浙东运河则将其触角伸向了海洋,与海上丝绸之路相接,为大河文明找到了一个出海口。

天一阁两处石碑记载了运河盛况 李典 摄

寻迹此地,古镇的高墙庭院和别致景观依稀可见盛时之景,周边居民惬意闲居,沿街店铺展示着琳琅商品,浓浓的烟火气吸引着游人驻足留念。

“17年前‘非典’来袭时,我还是个大学医学生。那时我是被保护的人。”在16日的一场记者见面会上,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副主任曹玮说。如今的她已作为一名医护工作者支援武汉在一线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虽然付出了很多,但她说:“这一切都值得”。

在张亮看来,这种对水的控制很大程度上与江南地区农业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相生相伴:早期先民们通过潮汐等规律,利用自然河道与人工河道进行灌溉、运输;而有了运河,加之拥有避风良港,南来北往的货物亦选择在宁波中转、交易。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吴东一直坚守在重症监护室的病患救治阵地,唯一的愧疚便是不能照顾家中的妻女。“离开北京的当晚,8岁的女儿问我,爸爸你为什么要去武汉?老实说,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当下,中国防疫趋势向好,全球疫情却不容乐观。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并称欧洲已成为当前疫情的“震中”,多国确诊病例数正不断攀升。

面对来自一线的临床医生,当日记者的提问也更多聚焦外界对疫情的热点关注,第一个问题便涉及新冠肺炎疫情会否受到气候的影响。

在三江口东岸,兼有祭祀妈祖和商贸协调功能的庆安会馆应运而生,成为当地古代海上交通贸易史的历史见证。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世界文化遗产中心主任杨晓维告诉记者,清代,宁波商业船帮得以迅速发展,北号商帮为彼此更好地协作,捐资成立庆安会馆,在此商讨制定业务章规等,推动了行业和当地经济的发展。

她还表示,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战斗”后,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似乎“能看到结束”,但仍需等待一段时间后再做观察、判断。鉴于目前的防控举措,她并不太担心会出现疫情反弹。但是境外输入病例已成目前重要的新增病例来源,“所以很有可能,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将保持在较低水平,但会持续一定时间。”

“生而为人,我们在一起,共渡难关。”(完)

时至今日,浙东运河依旧舟行栉比、樯橹相连,并未遗失其原有功能。蜿蜒东去的运河水,在长江经济带发展、“一带一路”倡议等多重国家层面布局下,将继续书写助力中国大地经济腾飞浓墨重彩的一笔。(完)

已有450余年历史的天一阁,纵使风云变幻,始终仿若一位从容智者,见证着、记载着浙东运河蜿蜒行至宁波,由姚江、奉化江汇合成甬江,奔流入东海。

浙东海事民俗博物馆 李典 摄

就在上周,吴东有位57岁的女性患者病情加重。在接受插管治疗前,她不断用武汉方言说道:“医生,我不想死,这个月底是我女儿的婚礼。”吴东说,这让他意识到该如何回答女儿的问题:来到武汉抗击疫情,不仅出于医生的专业与责任,更是因为爱。“我爱我的女儿,我爱我的病人,我爱我的国家,我爱人类大家庭。”他说。

“检测,检测,检测!”杜斌也提到,病毒检测是防控疫情的有效举措,是用以证明感染与否的不二法门。武汉、湖北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在于将所有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等都进行识别、隔离。

北京协和医院消化科副主任医师吴东也指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应该根据自身情况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他向外国同行建议,加强对医务人员的保护。重症监护室的工作压力如山,甚至会对医护人员的心理造成影响。“休息和放松非常重要,你要照顾好自己。”

宁波慈城一景 李典 摄

这些防控疫情的建议来自中国白衣战士的切身体会,无数医护人员已在抗击疫情的前沿阵地上坚守良久。

运河汇入东海的三江口处,自古商贾云集、贸易频繁,成为中国对外交往的一大门户,塑造出宁波通江达海的大气底色。

“我们目前没有数据显示新冠病毒与天气的关系。”曹玮坦称,观察此前抗击“非典”的经验,影响冠状病毒传播的因素有很多,包括联防联控机制方法等。“遗憾的是,在这其中,天气的影响至今未被证实。”

上林湖越窑博物馆展出的越窑青瓷 李典 摄

作为浙东运河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如今的庆安会馆以其“辉煌恒赫,为一邑建筑之冠”的外形和承载厚重历史的精神内核成为各地游客的打卡点,向世界诉说着这座河海名城的独特气质。

顺着运河而下,书籍、瓷器、茶叶等货物一路向东,晃悠悠到达了世界各地。在慈溪上林湖,“热衷水路”的越窑青瓷从明州港(宁波港口古称)起航,先至广州,经波斯湾,销往亚洲、非洲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架起了中国通往世界的“海上陶瓷之路”。眼下,沉寂良久的越窑青瓷亦在寻找新的复兴契机,试图通过互动体验制作等方式让青瓷“出圈”,扩大其影响力。

浙东运河穿越“江南第一古县城”宁波慈城而过。有了运河,当地人便沿河去往杭州、上海、北京等地做官、经商,外地人则在此贸易、歇脚、访古。随着往来人流趋于密集,慈城日渐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