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科学是最具挑战性的前沿学科,也是近年来国际上发展最快的学科。不久前,浙江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医学院脑科学与脑医学学院宣布成立,成为国内首个开设“脑科学”本科专业的高校。该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重视脑科学研究,有利于释清社会对相关概念的误解。当前市面上以脑科学为名的培训可能噱头大于实际,而所谓“全脑教育”很多时候就是一个错误的说法。

毫无疑问,打着“脑科学与教育”培训的旗号,在家长、学生中大肆传播的“神经神话”,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现象。一家号称能“蒙眼辨色”“七天成诗人”的教育机构,16天就收费6.8万元;来自宇宙神秘力量的“量子波动速读”,让你拥有一种神奇的能力,1-5分钟看完10万字的书;有机构利用“左脑负责语言,右脑负责图形”理论,刻意强迫学生用左手吃饭,用左手拿笔,谓之“左利右脑”……围绕“全脑教育”的各种教育理念,已经被证明是伪科学,是不折不扣的骗局。但由于利用了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类似骗局依然绵绵不绝,家长师生深受其害。

一些分析人士将工党的失败归因于它对中间派的排斥。智库“变化中的欧洲”(Changing Europe)的分析师蒂姆•贝尔(Tim Bale)指出,“选民与工党之间的疏远正在慢慢燃烧,这主要是因为他们觉得,工党不再真正反映他们在文化问题上的价值观。”

据悉,布莱尔于1997年至2007年间担任英国首相,不过,他支持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决定曾受到各界的批评。

为什么说“全脑教育”是个噱头?这是对脑科学理解过于简易所致。比如,有一个广为传播的误解,就是普通人的大脑只被开发了10%,少部分天才开发到了五成,其他部分是闲置的。但实际上,脑科学工作者早就知道,人脑没有“浪费”。在进行复杂认知任务的时候,大脑的大多数区域都能够被有效调用。还有一种理论认为,左脑对数字文字的识别、认知、记忆要好一些,而右脑在图像图形处理上占优。但其实这种二分法过于简单了,学界公认左右脑在底层处理方式上或有分工,但在许多稍微复杂一些的处理行为上,必须左右脑协同分工才能进行。

布莱尔说,这个“愿望清单”如果付诸实施,将会造成混乱。他说:“任何傻瓜都可以免费承诺一切,但人民没有被愚弄”,“他们知道生活不是那样的。”

布莱尔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说:“在这个英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上缺乏领导力,这加深了人们对杰里米·科尔宾的怀疑。”

据报道,12月12日,英国工党经历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选举失利,连英格兰北部的传统票仓都没有保住。目前,工党进入了自我反省的阶段,工党党魁科尔宾表示将会辞职。

脑是一切认识过程的神经基础。目前,我们虽然不清楚脑是如何直接发挥作用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学习是一门科学,有其自身必然的规律。比如在特定年龄阶段,孩子的大脑可能只能完成特定的认知任务。在这样的阶段就开始强调“全脑教育”,或许会起到揠苗助长的效果。家长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固然可以借助一些脑科学知识,进行个体化、系统化训练。但学习这码事,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古往今来,无数的例子已经证明,再有天赋不努力也会“伤仲永”,笨鸟只要努力也能飞得足够高,那些不想用功却想着速成的人,最终很有可能一事无成。

他还说,工党现在必须“重振雄风,成为英国政治中严肃、进步、非保守派的权力竞争者;或者放弃这一雄心,随着时间的流失慢慢被取代。”

报道称,科尔宾曾承诺选民,若工党赢得大选,他将大幅增加公共开支,在一些领域实行国有化政策,并对富人征税。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则认为,科尔宾在英国是不是欧盟成员国身份问题上“几乎滑稽地优柔寡断”。

一些伪科学屡屡被辟谣却依然卷土重来,固然跟许多家长的焦虑心理有关,但也表明许多人的科学文化素养亟待提升。此前,暗物质、石墨烯、引力波、纳米材料等高科技概念都曾被用来营销,要应对这种乱象,就应该提高科普力度,让人们及时准确地汲取有效信息。具体在脑科学方面,开设本科专业是个不错的办法。目前,我国普通高校提供的本科生教育专业有400多个,却没有一个是神经科学的专业,这不仅造成了本科生学习和研究生科研的脱轨,客观上也造成了科学知识的匮乏。开展相关专业,也能为科普事业提供学术支持。

【工党或首迎女党魁】

法新社分析称,布莱尔提倡中间派的“新工党”政策,并在世界舞台上扮演领导角色,这在经济增长时期吸引了英国人。英国工党现在必须做出选择,是采用类似的意识形态,还是继续推行科尔宾执政以来一直倡导的左翼愿景。

据报道,新党魁的竞争预计2020年1月开始,将持续12周。外界预计可能参选的6位女议员包括菲利普斯、莉萨·南迪、艾米莉·索恩伯里、隆─贝利、雷纳和伊薇特·珀;影子脱欧事务大臣凯尔·斯塔莫也可能加入竞争。14日,有工党内部消息指,科尔宾推荐影子商业大臣隆─贝利为自己的继任者。

【布莱尔:科尔宾路线错误】

据悉,国会议员丽贝卡·隆-贝利(Rebecca Long-Bailey)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她一直忠实地为科尔宾辩护。在这场预计将有几位杰出女性参加的领导人竞选中,她已成为早期的热门人选。

看似科学的“全脑教育”,其实并不科学。希望家长们都能擦亮眼睛,认清这类培训机构的实质,老老实实回到书山有路勤为径的正道上。

据了解,尽管遴选科尔宾继任者的工作要到2020年1月份才开始,但几位著名的工党人士已经表示,他们有意参加一场领导权的角逐。目前,在有意参与党魁竞选的7位议员中,6位都是女性,外界预测,工党或将迎来史上首位女党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