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者|武汉七旬夫妻康复出院:曾因新冠肺炎被下病重通知

“第一要配合医护人员治疗,第二要对自己有信心,第三是家人精心的照顾。”2月1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上蔡云涛(化名)时,他说话声音洪亮、气息很足。

后来,我们担心家人被感染,就不让他们给我们送饭了。医护人员每天把盒饭送到病房,早餐有豆浆、面条,午餐晚餐是米饭和各类炒菜,吃得也不错,每次我和老伴都能把饭菜吃完。

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部副主任贺新元认为,无论是提及“最吃劲”,还是强调“依法防控”,习近平的论述都代表中共对当前疫情形势与应对策略的最新判断。“事实上,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会有各种不利因素、负面消息甚至谣言,所以更需要有定力坚持依法防控。”

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见》。习近平强调,“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

我想告诉还在病房里接受治疗的病人们,心态一定要好,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还能平平安安出院,你们也可以的。

两人均被下“病重通知书”

“客观而言,防疫期间个别领域确实存在法治意识不到位的问题。比如制假售假、造谣传谣等行为不仅对疫情防控造成恶劣影响,也无端损耗大量社会资源。官方就这些问题作出明确,不仅有助于让各方优势力量聚焦疫情防控本身,对全社会也是一次及时的法治教育。”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

能出院,最感谢的是医护人员。从我俩最初检查到出院,医护人员们都相当负责,工作很认真,他们也不怕被传染。有次我问一位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时怕不怕”,他说,“我们就是干这一行的。”

其实这个病,我认为有三点很重要,第一是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第二是要对自己有信心,第三是要有家人的照顾。

自行车道属于非机动车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慢行道。骑自行车出行虽说节能环保,还能锻炼身体,但一些城市的自行车道常被行人和乱停乱放的机动车占用,途中还有一些没有自行车道的“梗阻”点,骑行需要绕来绕去,既不安全,也耽误时间。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道受到欢迎,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让绿色出行不再“慢行”,甚至比使用其它交通工具出行更节省时间。

在讲话中,习近平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对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作出部署。专家认为,这些部署表明中共正以问题为导向推进精准施策。

大概是14日晚上,医生给我俩都下了“病重通知书”。当时我大儿子在医院照顾我们,他不敢在上面签字,叫我小儿子来医院签的字。

身体慢慢好转之后,输入的药物也渐渐少了,从七八瓶减到了三四瓶。

住院后,医生告诉我们,这个病毒没有特效药,主要看自身的抵抗力能不能斗得过病毒。

1月底和2月初,我做了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我在2月2日顺利出院。老伴多住了几天,各项检查都达标后,在2月7日出院。身体好了就出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床位呢。

77岁的自己和73岁老伴均感染

常健认为,习近平要求“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这一点非常重要。各级党委和政府必须带头遵守法律,依法行事,特别是让相关制度得到严格有效执行,排除各种内外因素干扰,让施政更科学、有力、有效,助力提升全社会法治化水平。

吃了六七天,我俩都不见好。1月9日,我和老伴就去武汉市第四医院检查。拍了CT,还做了血常规等。医生说,我俩双肺都已经感染,建议住院。后来,医生们根据各项检查结果判断我们感染了新冠肺炎。为了方便互相照顾,医生把我和老伴安排在一个病房。

蔡云涛介绍,医生看了CT片子说他俩双肺已经感染,随后两人住院治疗。

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

我和老伴能有乐观的心态,主要还得益于医护人员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们相信医护人员,也相信自己能好。

我俩都被下过“病重通知书”了,还能康复出院,我小儿子说“真是万幸”。

我俩当时都没听说过这个病毒。我们一直都和小儿子、儿媳和孙子一起生活,还好没有传染给他们。

虽然病情严重,但我和老伴并没有心理负担、心态很好。我俩都已经70多岁了,都活到古稀之年了,生死置身事外,看得很开,更何况,生死之事,没人说得清楚。

随后,医生给我们分别增加了些药物。当时医生说,能挺过去的话,康复的几率很大,挺不过去的话,也就没办法了。

建设法治政府:让施政更科学、有力、有效

9日住院,没过几天,两位老人病情严重,被下了“病重通知书”。蔡云涛表示,即便如此,心里也没害怕,“我已经活到古稀之年了,心态很平淡”。

“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首先是法治政府。以法律为准绳筑牢法治支点,方能有力促进中共治理能力的提升。”常健说。(完)

突出依法防疫:是现实的迫切需要

常健表示,对相关法律体系的不完善之处,目前社会各界已有一些讨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这12字为下一步完善相关法律体系提出高要求。“系统完备”意味着法律法规之间不能相互矛盾;“科学规范”意味着细则及其实施要有科学性精准性;“运行有效”则要求法律法规须能经受实践检验,为有效防疫提供有力支撑。

医护人员给了很大的信心

让绿色出行不“慢行”,需进一步提高绿色出行效率。有条件的道路可以安装必要的监控设备,对抢占自行车道行驶的机动车以及车辆乱停乱放等都要及时治理,罚款扣分或批评教育,持续优化自行车出行良好交通环境,吸引更多市民绿色出行。

比如,围绕立法,习近平提出“要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法律体系”。

我叫蔡云涛,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今年已经77岁,我老伴也73岁了。我俩1月初开始身体不适,检查后医生说我俩都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俩一起住院治疗,也曾被下“病重通知书”,但现在都治愈出院了。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希贤说,以上举措均是对当前疫情防控重点领域进行再部署。无论是严格执行应急处置法规,还是按法定时限及时准确报告疫情信息,都有助于推进防疫措施、方法和手段更加法治化、精细化、社会化。

“我们要以今天的代价换来明天制度建设、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变得更完善、更科学。”贺新元说。

贺新元指出,对中共而言,“在处置重大突发事件中推进法治政府建设”,意味着必须全面梳理总结迄今发现的问题,重视短板和不足,进行归类并因类施策,加强配套法规与制度建设。

1月初,我和老伴身体开始不舒服,人没精神、胸闷、食欲不振,还都有些腹泻。去了社区医院看,医生说这是感冒了,给开了些感冒药来吃。

现在,小儿子一家三口搬出去住了,我和老伴在家隔离半个月。我俩的身体都挺好的,有些虚弱,慢慢休养即可。儿子儿媳把我们需要的蔬菜肉类、生活用品买来放在家门口,他们走后,我和老伴去拿。生活上唯一的“困难”就是买不着口罩,这两天儿媳出门去买,都没买到。

想来这个病毒也很奇怪,我一不鼻塞、二不咳嗽,三不头疼,住院期间,我自始至终都没发烧,我老伴倒是有发烧现象。

那时,病房还没有完全被隔离,家属还可以来送饭。我的两个儿媳妇每天煮粥、排骨萝卜汤,送到医院,给我俩补充营养,我和老伴吃得也挺好。

“如果没有法治作为支撑和约束,疫情防控可能会产生很多社会性问题,甚至不排除疫情过后还会面临一些次生危机。当下必须防患于未然,筑牢法治支点。”常健说。

在医生的治疗和家人的照顾下,蔡云涛和老伴顺利度过危险期,身体不断好转,分别于2月2日、7日先后康复出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蔡云涛家住武汉市东西湖区,今年77岁,他老伴73岁。两人于1月初开始身体不舒服,没精神、腹泻。社区医院医生说他俩感冒了,开了些药吃。七八天过去,蔡云涛和老伴身体仍不见好转,两人1月9日前往武汉市第四医院检查。

最后,还是要感谢医护人员,你们媒体要好好表扬他们。

出院后还要在家隔离半月

我俩从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也都不常出门,偶尔我去公园下下象棋,不知道什么时候感染上了。

再如,习近平就执法环节着墨颇多。除了强调“严格执行疫情防控和应急处置法律法规”“加大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执法司法力度”,他还要求“依法严厉打击抗拒疫情防控、暴力伤医、制假售假、造谣传谣等破坏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要依法规范捐赠、受赠行为,确保受赠财物全部及时用于疫情防控。要依法做好疫情报告和发布工作,按照法定内容、程序、方式、时限及时准确报告疫情信息”。

蔡云涛和老伴的主治医生和方伟介绍,两人因食欲缺乏、腹泻等,起初收入消化内科治疗。随后,消化内科及呼吸内科医生结合两人的胸部CT片及血常规等检测,判断两人症状为新型冠状病毒累及消化道器官表现,主要累及胃肠道和肝脏,为“新冠肺炎重症”,后转入发热门诊病房治疗。

习近平在讲话中还对各级党委和政府提出明确要求,包括“全面依法履行职责,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在处置重大突发事件中推进法治政府建设,提高依法执政、依法行政水平”。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常健表示,在此前中共举行的高层会议上,相关部署大多聚焦从全局、重点和紧迫领域推进科学、有序、及时防控,此次会议聚焦“依法防控”这一专门领域,既与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日常讨论处理的事项密切相关,亦是现实的迫切需要。

聚焦关键环节:推进法治化、精细化、社会化

最初,我和医生探讨过关于“吃饭补充营养”的问题。我说我胃口不好,医生告诉我,胃口不好也要吃饭吃菜,争取多吃些,胃部吸收的营养是天然的,对身体最有好处,只有身体有营养,才能提高免疫力对抗病毒。后来,医生也给我开了些开胃的药来吃。

我有冠心病,老伴有多年的高血压。治疗前几天,我俩情况不太乐观,都没胃口吃饭。13日左右,老伴胸闷得厉害,持续高烧,站都站不起来,医生说我的肝功能也在下降。

现代城市交通管理需要统筹兼顾。不能只建设四通八达的机动车道,还要建设安全畅通的自行车道,体现节能环保、鼓励绿色出行等综合功能。应保护自行车路权,解决自行车交通受阻、骑行速度受限、不安全不便捷等问题。

我俩心态好,在病房里睡眠也还不错。吃好睡好,加上医护人员的治疗,身体免疫力自然就提高了。

再后来,我和老伴都先后做了CT,片子显示,我俩的肺部炎症不仅没有向外扩散,还被吸收了一些。我们继续接受治疗,注意调理身体。

后来,医院成立了发热门诊,我们转去了那里的病房。

就这样,我俩开始接受治疗。医生每天定时来查房,护士们给我们做检查、输液。每天我俩都要输入七八瓶药水,除了抗病毒、消炎的,有时还会输些护肝、护胃和补充营养的药,从早上输到晚上才结束。

也许是心态好,也许是医护人员的治疗起了作用。下了“病重通知书”后两天,我俩的情况慢慢开始好转了。老伴退烧了,我食欲也好些了。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习近平2月5日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就依法防控疫情作出部署。这是继3日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之后,中共高层再就疫情防控“划重点”。